当前位置:华盛达时尚信贷和减税“烧热”一线楼市 卖房人犹豫该涨多少
信贷和减税“烧热”一线楼市 卖房人犹豫该涨多少
2022-09-12

周日晚上8点半,林奇失望地走出中介门店。到了门外,他又回身同经纪人叮嘱,一旦房主回话,务必立即告知。

仿佛一夜间,由信贷和减税点起的“火把”,就烧热了一线楼市:上海彻夜排队、广州新盘30分钟售罄、深圳房价连涨16个月。北京甚至环北京的燕郊,也在发烫。周末,二手房买家等不到业主,新房买家找不到房源。

买房人

涨到900万元依然看不了房

昨天的北京,气温不低,风力却不小。尤其是太阳落山后,大风吹得行人都低着头匆匆赶路。

晚上8时,林奇也带着母亲匆匆走着,但他们不是赶回家,而是赶去中介门店看二手房。“大涨之前,再不买就没了。”和经纪人聊了约半个小时,林奇初步看上了两套房,可打电话给业主约看,一个不接电话,一个说要考虑。

昨天,是北京中介门店自2015年以来最热闹的周末。晚上8时以后,东三环、北四环、西南三环……多个区域的门店里还有看房人在逗留。在华威路的一家中介门店,昨晚8时10分,记者就见到仍有看房人推门而入。

这些着急去看房的人中,既有想买小户型的首套置业者,如林奇;也有想“卖小买大”的改善型置业者,如李晓。只是,不少人似乎都没有碰上“运气”女神。被拒看,成了很多购房者的普遍“遭遇”。

以看房人身份咨询的记者,同样遇到了约看失败的状况。在北四环的链家门店,一套挂牌800万元的亚奥观典小区的三居室,当记者要求经纪人打电话约看时,业主直接在电话里表示:“现在卖一套就亏一套,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而另一套光大名筑的173平方米三居室,业主大约在10天前将挂牌价从865万元上涨到900万元。在记者咨询之前,已有两名看房人向链家交了意向金,希望约看房。即使如此,业主依然向经纪人表示自己人在外地,近期并不方便约看。

“呵呵,市场好时看房都不方便了。”说这话时,李晓有点无奈,又有点生气,业主的态度就像这三月的天气,说变就变。

卖房人

到底该涨多少才更划算

业主的不方便,更多是因为犹豫,既犹豫应该让谁看,更犹豫到底该涨多少钱才更划算。

“今儿一天,就有三拨经纪人给我打电话,都说要带看。”将亚运村一套60平方米的老房挂在中介处的业主梁女士说,刚接到电话时,她都有点蒙了,不知道应该让哪一拨人来看房。后来,经朋友提醒,她拒绝了所有的约看要求。“朋友说,也许我可以把价格抬高一点。”

另一位业主王先生则直接告诉记者,他拒绝了一位买家的约看,并把报价增加了10万元。王先生所挂牌的二手房,是昌平北七家区域的一套89平方米两居室。春节前,当小区同户型的挂牌价还在220万元时,不着急卖房的王先生曾报过258万元的价格。大年初七,因为担心价格过高而吓退了看房人,他将价格回调到了245万元。没多久,契税优惠的新政带火了楼市。所以,昨天,当有人表示要看房时,他又第二次调价,将报价增加到255万元。

“我并不着急用钱,现在市场趋好得如此明显,完全没必要便宜卖啊。”王先生坦率地告诉记者,小区的房价在2014年经历过深降,目前维持在27000元/平方米到28000元/平方米的价格,只是刚回到2013年的水平。在这一轮信贷和税收的利好下,他觉得255万元一定有人接手,“也许260万都能卖掉。”

经纪人

每5套房中3套都在涨价

“追涨不追跌。”当买房人又在一片上涨、排队的消息刺激下追着买房时,抬高报价也成了北京二手房业主的普遍性选择。

以记者走访的区域为例。东三环的潘家园区域,小户型老二手房的报价已达到36000元/平方米到40000元/平方米,比春节前上涨了2000元/平方米。一套华威西里的53平方米一居室,2015年12月还是175万元可卖,上周就到了低于190万元不卖。

昌平的育新花园小区,目前在售的最贵三居室,报价已达到63000元/平方米,一居室则达到80000元/平方米。而在去年年末,育新花园小区成交的房源中,一居室成交单价最贵约65000元/平方米,三居室成交单价最贵约53000元/平方米。

北苑地区中铁建国际城的80多平方米两居室,春节后以来,报价普遍从410万元上调到440万元,而且业主还多不肯露面接待看房。

而在北四环鸟巢附近,欧陆经典、亚奥观典、光大名筑等几个小区,用经纪人梁小姐的话说,“平均每5套房中,有3套都在涨价。”其中,一居室报价上调幅度在5万元到10万元,二居室报价上调幅度在10万元到20万元,而三居室报价上调幅度多超过20万元,最高要到35万元。

尽管是否有人接盘还有待市场考验,但业主普遍调高报价已成为现状。“降首付、降契税、降营业税,虽然不是每项政策都落地到了北京,但无疑在心理层面影响了供需结构本就紧张的北京楼市。”北京中原地产市场总监张大伟分析说,买房人感受到的心理影响,就加大了购房的恐慌性。

早上9点过户大厅已经坐满办理人

“最拥挤的时候还没到呢!”

随着春节前开始的二手房成交热,属于成交大区的朝阳房产交易大厅又开始出现排队的状况。今天上午9点刚开门,朝阳过户大厅里就挤满了等待办理的买房卖房人,摆放给等号市民坐着的椅子也基本都被坐满。

“每天都是这样,人满为患。”现场的一位经纪人告诉记者,春节过后一周,交易大厅就开始出现排队的情况,现在想在网上预约房产大厅的业务号特别难,几乎是每周五一放号就被抢没了,“最长的已经预约了一个月了。”

据经纪人告诉记者,因为资格审核和贷款审批都需要时间,现在到房产交易大厅办理过户的,绝大多数还都属于春节前成交的二手房,所以目前还不是交易大厅人最多的时候。“契税调整后,看房人又多了。最拥挤的时候还没到呢!估计到3月下旬,‘抢椅子’的现象会更严重。”

最贵已到22000元/平方米

燕郊将不再批新地

记者发现,由信贷和减税点起的“火把”,甚至已经烧到了离北京最近的燕郊。

周日,通燕高速的白庙收费站,从上午开始就是红色拥堵的状况。在通州耿庄租房住的秦先生,在“车海”中挪到了燕郊的102国道。他是经朋友介绍,想在燕郊置办一套房子。不过,看了悦榕湾和天洋城4代两个楼盘后,他发现房价远比朋友告诉他的贵。“朋友和我说是均价17000元/平方米,可这两个项目目前报出的均价都是18000元到19000元了。”以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计算,就意味着比春节前多出了20万元。

然而,这还不是燕郊的最贵均价。昨天下午,在首尔甜城售楼处,销售员张先生就告诉记者,正在排号、预计新开的一期板楼,均价将达到22000元/平方米。“因为,燕郊已经不再批新地了,南、北区的所有老项目加起来,可售房源也就万来套,开发商都不着急卖。”

在天洋城4代、首尔甜城和悦榕湾三个项目,售楼员均告诉记者新一期开盘时间待定,预计最乐观也到3月底、4月初。“今天我们小组已经接待了50多组客户了。”天洋城4代售楼员王先生说到,来访者多数是来自北京的购房人,为了自住或者为了投资,因为燕郊的房价才只是通州的一半。 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